浙大“段王爺”的思政教學之道:讓學生認識可愛的中國
2019-06-29 09:59:09 來源: 新華網
圖集

  新華社杭州6月28日電(記者顧小立)在浙江大學,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段治文具有很高的“知名度”,被學生稱為“段王爺”。在近30年的思政課教學生涯中,他不斷探索著“把思政課講進學生心坎”的最優路徑。

  “沒課的時候,我愿意與書為伴,沉入思考之中。”1983年,段治文考入杭州大學歷史系。在學習專業知識之余,一有時間他就會去看美學、政治學、經濟學各種書籍。四年的大學時光,段治文最喜歡事的就是泡圖書館。后來,段治文又進入浙江大學社會科學系讀研,成了該系唯一的政治學研究生。

  “我們寢室四位同學專業方向各不相同,有讀哲學的,有讀自然辯證法的,還有讀經濟的。”作為政治學研究生“獨苗”的段治文,經常與不同專業的學子互相交流,思路迅速開闊了起來。

  1990年,段治文畢業后留校任教,選擇以“如何多學科感受中國近現代歷史”為題進行試講。曾有同事開玩笑說,段治文的試講可謂“史上最長”,“誰也沒有想到他在‘如何多學科感受近現代歷史’的領域一扎,彈指間便已近30年。”

  “博觀而約取,厚積而薄發。”段治文至今依然保持著泡圖書館的喜好,每天伏在書案前研究歷史。“思政課教師不應做專家,而應成為一個博學者。”段治文說。

  熟悉段治文的學生們說,段治文的“眼神殺”出了名的厲害。

  “眼睛是不會騙人的。”從站上講臺到宣布下課,段治文的眼神片刻不離學生。當同學們的眼神流露出興趣時,段治文會順勢多講一些相關的內容,而當同學們的眼神有些疲倦時,他會及時調整自己的講課內容與方式,重新將同學們的注意力拉回課堂。

  “過去為什么有一些學生對思政課不太‘感冒’?我覺得首先要從老師的課堂掌控力說起。”段治文認為,老師必須下功夫營造良好的課堂氛圍與氣場。學生有了回應,老師就會更自信,形成一種良性互動。

  “我的課堂上,很少有學生玩手機、開小差、做其他課程的作業,為什么?當我的目光射向臺下學子時,已經由不得學生不聽了。”段治文說。

  選課學生曾送段治文一個雅號:“段王爺”。在他的課堂上,從不缺幽默風趣,從不缺妙語連珠,“段子”“金句”更是信手拈來。能選上段治文的課,對許多學生來說是種“福分”。不過,段治文不太希望自己僅成為一個“網紅”。

  “段子也好,故事也罷,都只是形式,真正吸引人的還是內容。”段治文覺得,思政課的感召力不是靠嗓子吼出來的,不是靠華麗的PPT堆出來的,而是要靠內功的積累。“有了能說服自己的底氣與自信,才能有真激情,才能有真魅力。”

  6月22日,在中國計量大學舉辦的浙江“我最喜愛的高校思政課老師”現場選拔比賽中,段治文8分鐘的授課贏得師生一致好評而拔得頭籌,入選“我最喜愛的高校優秀思政課老師”名單。

  “這么多年下來,我對思政課已經很有感情了。”談到思政課教學,段治文講得最多的是“感情”二字。他說,這種感情不是憑空而來的,它來源于對家國時代的認同感,來源于對扣好學生“第一粒扣子”的成就感。

  “學生認同、喜歡聽,真正學到了東西,幫助到了他們,是我最大的滿足。”段治文說,要讓學生覺得思政課有用,老師自己要先真學、真懂、真信、真用。只有自己真正了解歷史,才能理直氣壯地講好歷史,講好思政課。

  “對于近代史綱要這門思政課而言,重要的是從歷史角度來實現價值引領。”在段治文看來,作為思政課的歷史課不能只停留在對基礎知識講述的層面,更不能對社會焦點問題避而不談。歷史上是否有“霧霾”,前人又是如何治理的?水污染問題的源頭在哪里?……在段治文的課堂上,學生可以聽到他對各類現實熱點話題的辛辣點評,更加深刻地理解當下所要追求的美好生活的含義。

  “我們的工作歸結為一句話,就是幫助學生認識可愛的自己,認識可愛的中國。”段治文說。(參與采寫:楊凌偉)
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徐樂靜
這是他最后一次救人
這是他最后一次救人
創意視頻丨雙創之杭州數字新十景
創意視頻丨雙創之杭州數字新十景
蔣村出“龍舟之王”
蔣村出“龍舟之王”
遂昌見聞:粽長情暖在農家
遂昌見聞:粽長情暖在農家
? ? ?
0100700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87491
黑龙江6+1开奖走势图